当前位置: 首页> 详情页

余老师讲党史故事 | 寻找中共建党“牵线人”(上)

2021-09-30 15:37:42

回望百年党史,那些为创建中国共产党而献身的先烈们,总是让我们怀念敬仰。今天要讲述的,就是为建党大业作出了重要贡献的一位党史人物——杨明斋,以及我们在持续几十年的时间寻找这位建党“牵线人”的故事。

杨明斋是谁?

李大钊称颂他“万里拓荒,一身是胆”;周恩来评价他是一位对建党多有贡献的“忠厚长者”。但关于他的生平,很长时间都少有史料记载。

...

杨明斋1938年牺牲前的遗照

从1979年开始,我们对这位多有贡献又鲜为人知的党史人物开始进行调查研究,直到1989年才基本上调查清楚他的生平事迹,其后又进一步调查清楚了他在苏联的最后岁月,对其历史功绩及思想学术也做了初步的研究。围绕着对这位革命者的“追寻”,我们先后发表论文10余篇,出版专著一部,获山东省社会科学优秀成果二等奖、全国党史人物优秀成果奖、全国党史学会优秀成果二等奖等奖励10多项。

...


我们的调查研究及取得的成果,在党史学界和社会上引起了很大的反响和关注。已故全国党史人物研究会副会长胡华教授称“这是党史人物研究的一个突破,填补了一项空白”;全国党史人物研究会顾问伍修权同志为我们编著的《杨明斋》一书题词:“杨明斋同志为实现共产主义理想而孜孜不倦工作的伟大献身精神,值得我们永远纪念和学习。”《人民日报》《瞭望》《中共党史研究》《人物》等10余种报刊转发或报道了有关成果;外文《桥》杂志也向海外作了介绍。我们的成果被使用在许多教科书、专著以及《辞海》等工具书以及反映中共成立的大型文献电影、文学创作中;上海“一大”会址纪念馆增设了有关杨明斋的陈列;山东省政府追认杨明斋为烈士。原中共山东省委书记、山东省委党史资料征研会主任高克亭对我说:“你们石油大学和平度的同志为山东和全党的历史研究立了大功!”杨明斋的英名及其业绩已被载入史册,赢得了后辈的崇敬。

...



“黄大姐一言值千金”

我们从1979年开始在山东各地查找“有浓重山东口音”的杨明斋的生平——许多早期党员就是据此也仅仅据此,说他是山东人。从济南到青岛、烟台、潍坊、益都、高密再到鲁北和鲁南,都没查到什么信息。

山东一百多个县,“山东口音”有胶东的、鲁西的、鲁南的、鲁北的,杨明斋是哪种山东口音?到何处去找?这可是真是难为我们了。但是我们在向老革命、南京大学校长匡亚明查证时,他的一番话又鼓起了我们的信心。他说:“你们学校在山东,我希望你们能利用山东的有利条件,做好这件事。”是的,中国石油大学当时还是华东石油学院,地处鲁北,有众多的山东籍师生,对山东的历史、现实情况较为熟悉;学校虽是工科院校,但对社会科学的发展也很重视,在时间和资金方面大力支持我们的调研工作,我们应该也必须做出成绩。不久,我们收到了山东早期党员丁君羊寄自上海的来信,说杨明斋应该是山东胶东一带的人,这一信息大大缩小了我们的调查范围。

...

山东最早的中共女党员黄秀珍(王辩)

1981年暑假,我们参加了在京召开的纪念中国共产党成立60周年学术讨论会。与会的领导和学者都强调,党史工作者要有时间观念,“抢救”党史资料,尽全力把老同志知道的宝贵史料留下来,不然要犯无法挽回的错误。这更激发了我们的工作热情和责任感。

会议间隙的8日18日下午,我受山东党史委领导同志的委托,去看望正在北京邮电医院住院的老党员黄秀珍大姐。她是山东最早的女共产党员,是山东早期党员王翔千的长女,知道许多山东党组织的早期情况。我原本是向黄大姐汇报济南共产主义小组调查的新情况的,和她提到:“根据有些老同志回忆,共产国际工作小组成员杨明斋可能到过济南传播马克思主义。”黄大姐接过去说:“我认识杨明斋。”这可真是喜出望外!我赶紧问:“您知道他是哪里人吗?”因为我们已查找了几年,还未找到杨明斋的故乡,很希望黄大姐能提供些线索。黄大姐说:“他是胶东平度县人,青年时期流落到西伯利亚,后来参加了俄国共产党。”我有些不放心地再问:“您老怎么知道他是平度人呢?”她说:“我是1925年在莫斯科中山大学学习时认识杨明斋的,当时他在学校负责总务工作。我的老家山东诸城和他的故乡平度是近邻,这种近邻老乡关系,使我们熟悉起来。至于他是平度什么地方人,就不清楚了。”黄大姐还详细地向我们介绍了这位党史人物的相貌、脾气和经历,并嘱咐说:“这是对建党很有贡献的一位老同志,你们按我提供的线索在平度认真查找一下,一定会有结果的。”我当即向省党史委作了汇报,大家都说:“黄大姐真是一言值千金啊!”

黄大姐提供的信息,为我们后来找到杨明斋故里起到了关键作用。

1987年4月11日,黄大姐与世长辞。她女儿在整理母亲的遗物时,还发现了老人于几天前的4月9日写给我们的一封关于杨明斋的未写完的信。黄大姐这种认真负责的精神,深深感动和教育了我们。她在给我们写的一首诗中这样写道:

烈士碧血映长空,

流芳万古青史中。

后死真诚传遗迹,

敢差毫厘误视听?


“杨明斋热”

按照黄大姐的提示,我们把已掌握的有关杨明斋的资料转给平度的党史委,那边的同志很快在平度全县范围内开展了调查工作。我在《中国革命史》的课堂上,也结合教学内容讲了杨明斋事迹,并吁请家在平度的同学利用假期协助查找这位党史人物的故居。平度籍的同学纷纷到我这里报到,领取调查任务。教职工中的平度籍人,也怀着浓厚兴趣帮助查找他们这位对建党多有贡献的老乡。一时,在华东石油学院出现了一个“杨明斋热”。

1982年春节过后,我以山东省党史人物研究会常务理事的身份,受省党史委的委托赴平度,和平度的党史部门一起进行调查工作。中共平度县委十分重视这一工作,多次研究并具体部署如何查找。我们先是到杨姓集中的街道、村庄进行查访,后又把我们打印的有关材料散发全县,在干部会议上吹风,让各级干部都关心这件事。县委机关报《平度大众》刊登了寻人启事,有线广播也常常广播,一时在平度全县也掀起了一个“杨明斋热”。

在这种热潮中,许许多多类似杨明斋旅俄经历的线索,被发掘出来。原来,与青岛毗邻的平度县在1898年德国占领青岛之后,内忧外患加剧,天灾人祸频仍,被逼离乡背井“走关东、闯俄罗斯”的人很多。《平度县志》记载:“或无所得食率北走关外,近客蓬(莱)黄(县)大连,久之辄落不返。”据县有关档案记载,至今仍知名知姓走闯俄罗斯的,就有数百人,当年这里还流传着“逼上梁山下关东,走投无路上葳子(海参崴)”的口头语。我们原来苦于找不到杨明斋的线索,现在一下子涌现出了许多线索。但是,这些线索,要么是名不对实,要么是实不符名,很难确定谁是我们要寻找的对象。

就在为难之际,调查出现了突破性进展。

1982年11月上旬,平度县马戈庄老农杨景宝看到《平度大众》上刊登的寻人启事,赶紧找到另一农民杨德信,说:“你看报上说寻找你伯父呢!”杨德信看后,认为报上寻找的杨明斋,正是他的伯父,就投书平度县党史办说明了情况。平度党史办当即冒雪赶往马戈庄进行核实。华东石油学院也有马戈庄的同学,如矿机1981级2班的张永臣等,也向我们报告了情况,于是我于1983年4月18日再赴平度,和平度党史办的同志一起赴马戈庄进行查访。

在这里,我们访问了几位80岁以上的老农,召开了调查会,经过从姓名、年龄、经历、相貌、脾性等各方面考证,认定这就是我们要寻找的杨明斋!这位杨明斋,在诸多方面都与我们掌握的情况相印证,在关键的姓名问题上也对上了茬。

历史文献记载,1921年春和张太雷一起赴共产国际远东局汇报建党情况并建立中国支部的,还有一位俄文名为“ЯHХoДe”的,中文音译为“杨和德”,或译为“杨厚德”。其实,专家们认为“Хo”单译音为“好”更准确,应是“杨好德”。而马戈庄的这位杨明斋的大名就是“杨好德”,其兄弟们名为杨好升、杨好河、杨好益,属“好”字辈。“明斋”是他的字,取自《大学》中的“在明明德”。这样,从杨和德到杨好德到杨明斋,都对上了茬,更确定了马戈庄就是党史人物杨明斋的故里。由此,我们就较为准确地查清楚了杨明斋的生辰、家境以及他于1901年“闯俄罗斯”的许多情况。

...

平度县马戈庄杨明斋故居


我要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全部评论 ( 条)

    寻找中共建党“牵线人”(上)